新疆喀什返乡创客的复古与创新

中新社新疆喀什2月8日电 题:新疆喀什返乡创客的复古与创新

“这是维吾尔族传统配饰非常经典的C字型款式,掐丝工艺也很精致。”在新疆喀什古城的“古董街”,麦吾兰·图拉克又寻到了两副耳环。于麦吾兰而言,这些老物件不仅是传承民俗的重要组成部分,还是拓宽文创产品种类的灵感来源。

“一种抗艾滋病病毒的药对我很有效”

麦吾兰的此项目不仅受到本地年轻人追捧,也逐渐走红网络,吸引了众多海内外游客。“2019年旅游旺季,一年店铺现金流达百万元人民币。2020年虽受到疫情影响,但仍有很多人打电话咨询。”麦吾兰告诉记者。

作为呼吸和危重症领域的权威专家和国家卫健委专家组成员,王广发本人染上病毒最受质疑。王广发回忆,当时他们去的是几个发热门诊,普遍比较拥挤,条件很差,空间狭小。防护眼罩不是常规配备,而这可能是唯一的一个感染途径。

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呼吸和危重症医学科主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专家组成员王广发。供图

王广发回忆,当时他去武汉时就觉得这次疫情不是太简单,当时疫情不是很明了,人传人情况到底如何,都不是很明确。对于一种新的疾病,认识确实有一个过程。

王广发说,大家恐慌可能因为报道出来的患病人数还是很多,对公众的心理承受能力是一种考验。目前疫情仍是可防可控,政府还需要下很大的工夫。目前把武汉“控制起来”的策略是正确的,这样全国其他地方压力也小了很多。对战胜这次疫情,我们还是应该有信心。

“我们和SARS时期相比,当年SARS病毒的检测还得靠香港,大陆根本没有这样的能力。而如今从发现疫情到确定病毒基因组,大概就两周的时间,很迅速。试剂盒现在全国各地都可以使用,这对疾病的控制是非常有利的。”王广发说。

他还在微博中写道:在(此次)疫情初期,针对华南海鲜市场的处理措施是迅速、有效的,而且很快初步认定了病原。这较之2003年SARS疫情,无疑是巨大的进步。有了病原学的认定,很快发展起了核酸诊断方法,虽然专家层面对检测的敏感性和特异性曾有过争论,这无疑对疫情控制提供了有力保障。

王广发是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呼吸和危重症医学科主任,也是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专家组成员,曾随国家卫健委专家组前往武汉。1月10日,他曾就新型冠状病毒发展情况接受中国官媒访问,当时他认为按病人病情及扩散情况,整体疫情“可防可控”。

另一个节点是在回京前两天去了几家医院的发热门诊和临时隔离病房,有的医院的发热门诊比较拥挤,里面很可能存在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的患者。当然他们也高度戒备,都是戴N95口罩进入。

喀什老城被誉为“丝绸之路的活体记忆”。自2010年起,经过5年间改造,老城保留了原有建筑风格和传统生活风貌,又提升了各种设施安全水平。如今,作为国家级5A景区,喀什老城是新疆最“吸睛”的旅游目的地之一。

“我是怎么被感染的?”

“当时我的眼睛有症状,像结膜炎的症状,有异物感和充血。”王广发告诉记者:“我感染唯一的可能是没有戴防护眼罩,因为发热门诊并不常规配备。”

2018年,从江西中医药大学毕业的麦吾兰回到新疆喀什,在喀什古城里开了一家名为“入迷文创”的店铺。外貌时尚的年轻人也有着一颗“老匠人”的心。在一次拍摄中,麦吾兰接触到了新疆传统民族服饰,并萌生了复古这些服饰的想法。

他认为在发热门诊感染的可能性最大,因为当时没有配备防护眼罩。一个重要的线索是,王广发回京后出现最早的症状是左下眼睑的结膜炎,很轻。2-3个小时后出现了卡他症状和发热。但经抗流感治疗无效,发热时断时续,最后做了新型冠状病毒核酸检测,呈现阳性。说明他的结膜炎很可能也是新型冠状病毒引起,而且是局部结膜首发。因此高度怀疑是病毒先进入结膜,而后再到全身。

对于自己染上病毒引发的外界关于中国公共卫生防疫水平的质疑,王广发受访时表示,他曾去过一些国家,相比较而言,中国整体的公共卫生防疫水平还是可以的。

“我们的防疫水平虽然并不完美,需要持续不断地改进,但我们已经有了很大程度的进步,今非昔比了。”王广发对记者如是说。(完)

利用喀什古城特有风貌,麦吾兰与志同道合的摄影师开发“订制旅拍”。游客身着各民族服饰、佩戴传统饰品,在古城蜿蜒街巷拍下复古写真……麦吾兰说:“一套服装造型需要两个小时才能完成。希望游客能通过这些感受到喀什古城特有魅力。”

对于目前民众存在一定程度对疫情的恐慌,王广发表示,我建议大家不要恐慌,这徒劳无益,并不能解决任何问题。可以放宽心,找没人地方多待会儿,呼吸新鲜空气,也不会感染疾病,身心也愉悦,有何不可?

“对战胜疫情,还是要有信心”

“中国公共卫生防疫水平今非昔比”

王广发表示,很多病人一般需要一周多到两周,病情才能逐渐控制和好转。而他只用了一天的时间,体温就降下来了。体温正常三天之后他还要经历两次检测,如果都是阴性,才能出院。最乐观估计也要5天以后出院。

27岁的麦吾兰是一名“返乡创客”。大学时,麦吾兰发现外界对新疆的了解有局限,于是用手机拍摄新疆的建筑、人物,在网络上进行分享。“有粉丝留言,通过我和我的图片,对新疆有了更多的认识。从那时开始,我就决定要挖掘更多家乡的美展现出来。”

记者问及一般的近视眼镜和墨镜是否能起到一定的防护作用,王广发表示,的确能起到一定保护作用。当时与他一同进入病房的其他专家戴着近视眼镜。不过他再次强调,在正常环境中,普通人并不太需要特别专业的医用眼镜。

王广发随后在自己的微博上,解释了自己如何被感染的过程,以及疫情到底是否可防可控。王广发告诉记者,对于网友的质疑,他的心情还比较平静。大家求同存异,应该允许有不同的声音。

王广发告诉记者,这是因为这位医生建议他用了一种名为“洛匹那韦利托那韦片”的药物,这是一种治疗艾滋病的抗病毒药。这种药物就他的个例来说是有效的,但目前还不清楚对其他病患是否有效,需要后续观察。此前,钟南山院士曾经表示,目前这种新型肺炎暂无特效药。

对于记者问及,如果再给他一次重新修正表述的机会,他是否仍坚持“可防可控”这个表述。王广发表示,他依然认为此次疫情“可防可控”,只是有所升级。社会为此要付出更多的代价,包括亲情、人情、健康和经济。关键是我们要因地施策。

“现在武汉控制人口进出,这个非常好。武汉问题解决,其他地方压力、传入风险就会大大降低。措施到了,就是可防可控,只不过看我们的代价是多少。”王广发说:“老百姓理解‘可防可控’好像都是很轻松的事。其实,流感也是可防可控,但是每年因为流感死亡的人数很多,这样就能说流感不可防不可控吗?”

随着疫情扩大,王广发所说的“可防可控”在网络上受到了质疑。特别是1月21日,有媒体披露王广发本人“中招”,被确诊感染了新型冠状病毒。对他的舆论质疑声浪迅速被推到最高点。

记者在“入迷文创”店铺看到,墙面挂满了塔吉克族、乌孜别克族、维吾尔族等多个民族服饰。而这些作品,是麦吾兰通读了十余本传统服饰相关书籍产生的灵感,并在母亲一针一线帮助下才得以实现。“母亲的缝纫技艺很好,她用‘淘’来的旧布料实现了我的想法。”

在舆情最汹涌时,王广发正在接受隔离治疗。直到22日退烧后他才有机会上网。“看了看微博,我很感动,认识的不认识的,很多人都在(为我)祈祷。”王广发告诉记者,祝福鼓励的留言占了绝大部分。但是也有一些人质疑,包括一些香港媒体,“你不是说可防可控吗?自己得了,还可控吗?”“你是国家级专家,都被感染了”。

一是到武汉第二天去医院的ICU看重症病人,正好赶上插管。我有一个近距离的接触。但都是全副武装,戴着防溅屏,感染的可能极小。

王广发的微博一出,一些地方市场上的护目镜迅速脱销。为此他不得不再次发了一条微博澄清:“我写的重点是告诉一线的临床医生注意眼睛的防护,不是普通人大街遛弯也需要。”

在记者长达50分钟的采访中,王广发除了偶尔有咳嗽,听不出与正常人有明显区别。采访期间,他的主治医生在门外与他打招呼,王广发脱口而出:“你是我的救命恩人”。

王广发在微博中详细复盘了自己在武汉的轨迹和细节。他认为最有可能的是两个节点。

创业期间,麦吾兰还同喀什的5位绣娘合作,由其提供设计图案,绣娘绣制饰品。每个月其都会从绣娘手中购买绣品,用来做文创产品。谈及未来规划,麦吾兰告诉记者,希望能够在海外开一家具有新疆民俗特色的文创店。(完)

王广发说:“专家和大众讲话是要传递信息,让公众有信心。我也提醒公众注意个人的防护,而有些人仅注意前面的表述,不注意我的全面表述。(防疫抗疫)政府和机构都有责任,但最后一道防线还是个人。”

同时,麦吾兰尝试推出各类文创产品。“为游客拍照时设计造型、搭配服装等流程,都是自己在做,产生的灵感就做了些帆布包、文化衫、手机壳等文创产品。我想做一些既有新疆民俗元素,又比较多元化的旅游纪念品。”

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呼吸和危重症医学科主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专家组成员王广发。供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