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类人员”基本实现“应收尽收”——湖北孝感防疫一线见闻

“四类人员”基本实现“应收尽收”——湖北孝感防疫一线见闻

新华社武汉2月8日电题:“四类人员”基本实现“应收尽收”——湖北孝感防疫一线见闻

孝感市疫情防控指挥部有关负责人表示,目前孝感市“四类人员”基本实现“应收尽收”,其中密切接触者可能有尚未追踪到的,正在进一步加强摸排。

10日这天,多名供应商及员工来到厂区门口等待消息。部分供应商向记者表示,达鑫电子解散的原因,并非仅仅是受到疫情的影响。

陆龙涛的公司从银行贷款陆续购置260台新车,再租赁给驾驶员,继而投放入快速增长的网约车市场。

这天来到厂门口的供应商,多是希望能够拿回设备或欠款。

为维持资金链,陆龙涛这些天四处筹措资金,同时在学习成本管理方面的知识,“这次疫情逼迫我们管理专业化,疫情结束后网约车仍是最为活跃的市场。”(完)

7日上午,记者前往孝感市下辖的应城市,到社区、农村一线了解情况。

启信宝显示,达鑫电子法定代表人张高圳,同时也是昆山英倍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昆山英倍)和行易纳米科技(海安)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行易纳米)的100%持股股东。

他们所在的螺蛳湾国际商贸城是中国西南最大的综合性商品批发交易市场。去年该商贸城有近3万企业商户,从业人员约15万人,日均人流量达20万人。

在资金链极度困难时,陆龙涛承诺驾驶员缓交一个月车租。“驾驶员交车租也很困难,只有这样才能快速复工。”

在黄滩镇卫生院,记者看到卫生院门口设立了预检分诊台。院长丁志勇说,医护人员将发热病人安排到综合楼,其他病人安排到门诊楼,以防交叉传染。卫生院配备了两台“发热病人接送专车”,驾驶室与乘坐区隔离,上门接诊发热病人,一人一车、用后消毒。7日下午,就有一名年轻人出现发热、肺部感染的症状,已派车送到全市统一设立的发热病人集中留观点。

3月11日,每日经济新闻(微信号:nbdnews)记者便拨打了昆山英倍工商资料信息中的手机联系电话。接听电话的人士向记者表示,他目前也无法联系上张高圳。此外,记者从网上查询到了一个张高圳的手机号码,但接通后无人接听。

3月10日,供应商在厂门口等说法。

在应城市最大的小区——海山应置城小区,记者看到小区门口也设立了检查点。物管经理沈海介绍,小区实际居住9450人,已有确诊病例6人、疑似病例5人,都在定点医院治疗;累计追踪到密切接触者22人,尚未解除观察的还有8人,原来是居家隔离观察,前几天都转到了政府指定的酒店隔离。

新华社记者伍晓阳 胡虎虎 陈罡

“硬着头皮开张。”在云南螺蛳湾国际商贸城,从重庆老家赶回来的张振夫妇先后将刀具店和玩具店的卷帘门打开,后撕下去年贴在门口的招聘启事。“往年春季是批发生意的旺季,今年因疫情耽搁了。”

在新螺蛳湾国际商贸城内,绝大部分公司商户均有网店。前些年,实体批发生意不错,加之电商竞争剧烈,商户们不愿花太多时间和资金经营网店。如今在商贸城内,记者看到不少商户已尝试在直播平台上卖货。

此外,从启信宝提供的股权结构来看,张高圳实际控制的公司还有江苏达谊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江苏宇迅达科技有限公司。其中,昆山英倍、行易纳米等所留存的固定电话号码,与达鑫电子相同。

应城市黄滩镇党委书记蒋家彪介绍,全镇有确诊病例3人、疑似病例7人,都在定点医院治疗;不能排除新冠肺炎的发热病人9人,已送到市里指定的汤池温泉宾馆统一集中留观;累计追踪到密切接触者54人,尚未解除观察的28人统一安排到政府征用的宾馆,一人一间,集中隔离。

从孝感到应城,大约一个小时车程。一路上,车辆和行人仍然很少,检查点倒是不少。每个检查点都对车辆进行消毒,对人员测量体温。

其中一名供应商告诉记者,达鑫电子一度发展得非常不错,“名气很盛”,最兴盛的时候,公司有3个分厂,总员工超过千人,但近几年则感觉每况逾下。而另一位供应商表示,受国际经贸形势的影响,公司流失了一些比较重要的大客户,才导致难以继续经营,在解散前夕,达鑫电子员工约有三四百人。但据启信宝信息显示,达鑫电子2016年、2017年、2018年缴纳社保的人数分别为141人、136人和127人。

张振说,令人欣喜的是,国家近期相继出台包括金融、税收在内的政策措施,扶持中小微企业度过难关。“政府也在加大基础设施建设的投入,拉动经济恢复正轨。”

3月10日,每日经济新闻(微信号:nbdnews)记者在原达鑫电子厂区大门前看到,一份落款时间为3月7日的公告显示:公司于当天宣布解散。

为了解达鑫电子宣布解散的具体原因,记者也试图直接联系公司方面。

而2月29日,就是达鑫电子发布停工停产公告的日子。

“就这几天,八家公司再也不会找我要工人了。”云南昆明永和劳务公司负责人唐艳萍说,伴随着她的无奈,有一些中小微企业在新冠肺炎疫情下消失。

唐艳萍的公司为中国各地上百家中小微企业提供劳务派遣服务,从近期她与合作企业的联系情况看,一些中小微企业复工复产后运营艰难,“硬性支出费用压力大,除用工成本外,还有房租、水电等费用,再加上流动资金捉襟见肘。”

防疫干部和医护人员状态尚好。应城市人民医院副院长姚海泉、黄滩镇卫生院院长丁志勇说,在严峻疫情面前,医护人员没有一个退缩,安排工作都全力以赴执行,很多医护人员非常辛苦,但对战胜疫情有信心。

张振夫妇在螺蛳湾国际商贸城从事批发生意已有六年,2019年聘有店员、仓管、配货共8人。商铺开门后,夫妇分别守在两个店铺内,辞去了6名员工。

当天出院的治愈病人刘新德说:“我的心情特别激动,感谢医护人员的精心照顾和救治。大家要相信党和政府,相信医护人员,我们一定能够战胜疫情!”

今天是商贸城恢复营业的第5天,商户整体复工率接近80%,但巨大的市场内仍显空荡。

在厂区门口,工厂保安告诉记者,他们是由房东“铨鑫”雇佣的,达鑫电子现在已经解散,厂区内已经没有达鑫电子的人了。

上述供应商还称,达鑫电子位于震川路的厂房原本为该公司自有,后来才卖给了现在的房东。对此,记者3月11日也曾致电铨鑫电子,但记者说明来意后,对方就挂断了电话。

“隔离结束回来,发现公司不见了”,网上的段子,真发生在了昆山达鑫电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达鑫电子)员工身上。

“每车每月需向银行还款3500元(人民币,下同),我们每个月固定还款达87.5万元,运行压力巨大。”陆龙涛说,疫情暴发后260辆网约车在停车场摆放近一个月。

一名某电子公司的员工告诉记者,达鑫电子租了他们公司的设备使用,他“3月5日还可以进去盘点,现在已经连门都进不去了”。另一名耗材供应商则介绍,由于达鑫电子一直没能按期还款,他早在去年10月份就已经终止了和达鑫电子的合作,但目前双方仍有十余万元货款未结清。为了要回货款,他已经在昆山待了一周。另一名得知消息后刚刚赶到现场的供应商则称,他被拖欠了30余万元货款。

房屋租赁协议2月底已终止

在小区门口超市,记者注意到,大米、食用油、方便面等商品充足。

数据显示,以中小微企业为主的民营经济如今贡献了中国经济60%的GDP、70%的技术创新成果、80%的城镇劳动就业。中小微企业的稳定关系着经济、就业和社会的平稳。

“我们也希望能够联系上他。”有留守在厂区门口的员工告诉记者,“问一下到底是什么原因”。

7日下午,正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应城市委书记程涛接到了应城市人民医院5名确诊患者可以出院的消息,喜不自禁。“大家战斗了这么长时间,今天终于有第一批治愈患者出院,这对全市干部群众是一个振奋人心的消息。”他说,“我们相信,治愈的患者会越来越多!”

“全市确诊病例、疑似病例都实现了‘应收尽收’、快速收治,目前定点医院的床位还有一些空余。”孝感市卫健委副主任杨银生告诉记者。全市还设立了142个发热病人集中留观点,主要是宾馆、学校等场所,共有5111个房间,对不能排除新冠肺炎的发热病人实行集中留观诊治,近日累计留观发热病人1534人,其中488人已解除观察,仍有1046人集中留观。

每日经济新闻(微信号:nbdnews)记者注意到,启信宝显示,2020年2月27日,张高圳还转让了自己在苏州达鑫圳杰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所持有的股份。记者也试图联系该公司,但电话并未接通。

像这么一家经营已22年的企业,为何突然宣布解散?

达鑫电子原厂区内,外墙上的公司名已没有了“达”字。

寄托着希望的互联网上,中小企业也面临着不同程度的困境。昆明康发网约车租赁服务有限公司负责人陆龙涛说,“互联网中小企业前期投入大,维持资金链困难。”

8日公布的疫情数据显示:截至7日24时,湖北省孝感市累计确诊新冠肺炎2313例,仍为全国确诊病例第二多的城市、最多的地级市。当地“四类人员”集中收治隔离执行如何?记者在一线进行了采访。

图为云南昆明螺蛳湾国际商贸城恢复营业。康平 摄

疫情虽然严峻,但也传来一些令人宽慰的消息。

“目前我们要努力‘活下来’,等待经济复苏回暖。”张振夫妇一面联络稳定老客户,一面将注意力放回网店上。“媳妇想尝试直播玩具测评,帮助玩具店的销售。”

启信宝显示,达鑫电子成立于1998年6月,法定代表人张高圳,注册资本772.33万美元,股东仅新加坡达鑫控股有限公司一名。公开资料显示,达鑫电子的经营范围包括电脑及电脑零配件、照明设备、电池模组等。

每日经济新闻(微信号:nbdnews)记者注意到,现场还有一份发布时间为3月5日、落款为“昆山铨鑫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铨鑫电子)”的公告,其中称:达鑫电子与该公司房屋租赁协议已于2020年2月29日终止,该公司办公场所已搬离。

公告中也称:公司近几年来持续亏损,所租赁厂房已被出租方收回,目前已无法继续经营。

记者近日探访多家中小微企业,家底薄弱、转型困难、信心不足、现金链易断……新冠肺炎疫情下,中小微企业生存面临重重困难,但他们正在努力复工、纾解困难,在自救与他救中努力“活下来”,等待“春天”。

多名在厂区门口的供应商向记者表示,达鑫电子解散的原因,并非仅仅是受到疫情的影响。

图为一家服装贸易公司内,员工在直播平台上带货。康平 摄

贴在窗户上的解散公告。

有自称达鑫电子员工的人士向记者透露,2月29日,公司公告称自2月10日起停工停产,放假最大期限为2个月,假期结束后是否继续放假或返厂上班,由公司再行通知。原因则被归咎于疫情:“目前配套供应商及物流等不能稳定复工”,“公司人力无法到位”,同时,也提到了“订单不足的自身现状”。